孙杨事件主检测官杨冰柔(杨冰柔是什么样人搞倒孙杨她能得到什么

杨冰柔是何许人也?经过网络检索,她的资料极其有限。目前只知道她是上海罗盖特咨询公司的员工,同时给WADA(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做药物检测的外包公司IDTM当检测官!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7年10月,当时杨冰柔还只是IDTM的一名助理检测官,对孙杨进行过一次兴奋剂检测,那一次没有拿出任何身份证件,被孙杨团队投诉了,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如果按照常理推断,因为这件事杨冰柔跟孙杨产生过节——也不是没有可能!

稍微有点体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重大国际赛事里,与被检测运动员同属一个国籍的检测人员,无论立场多么中立,一般而言都会执行“回避原则”——不会对本地区、本国籍运动员进行检测事宜。而杨冰柔事件中,则完全背离了这一原则!

2018年9/4日,杨冰柔带着护士林黄芬(没带有护士证)、建筑工某某,一起去给孙杨做兴奋剂检测,三个人只有杨冰柔一个人证件齐全,作为一个之前在证件手续上吃过亏的人,作为检测团队负责人,实在想不通为何还会再犯如此低级的错误。特别是国际级的兴奋剂检测流程如同儿戏,流程程序完全混乱——其实孙杨完全可以像上一次一样,先进行质疑和投诉,并且保护自己的血样,等待合格的检测人员取样,并全程录像跟踪!但是孙杨和他的团队却没有这样做,而是一怒之下,砸碎药检瓶——这下正中了西方某些人的下怀!在他们看来——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你违规,但是你破坏血样的行为可以“间接”证明!

当然如果说这种怀疑和假设真的成立的话,也绝对不是杨冰柔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一定是后面还有更大的势力或者利益集团,也真心希望接下来的上诉行为可以平反昭雪,还孙杨一个清白!

前言:整个兴奋剂规则是建立在“严格责任”的基础上,也就是说不问什么原因出现阳性,不问什么原因拒检,一旦确认服用兴奋剂或者拒检,是不需要考虑是否存在过失的。

本案中,孙杨主要是否认两位助理有相应资质,一是尿检官(Doping Control Asssistant)是个建筑工人,二是血检官(Blood Collection Assistant)异地执业,没有浙江的采血资格。

孙杨观点是:尿检官DCA和是血检官BCA没有出具相应的授权文件,没有获得正式授权的尿检官DCA无法收集尿样,血检官BCA没有浙江的采血资质,所以血样不能带走。

WADA认为:样本采集人员是对检察官及助理的总称,也对采集人员进行了授权。《反兴奋剂条例》对血检官的要求就是有资格采血并获得授权,对尿检官的要求是陪同和观察运动员直至兴奋剂检查结束。

差异在于,WADA认为授权是对整体的,反兴奋剂条例只对BCA有采血资格要求,DCA负责陪同,没有其他要求。孙杨认为授权必须是每个人都有,否则有权拒绝。

1、在《反兴奋剂条例》没有规定资质的情况下,能否基于运动员对规则的自我理解进行抗检?那么兴奋剂检查的基础还能否存在?

2、如果瑕疵成立,仲裁庭的疑问是瑕疵是否会导致检查结果不可靠,还是损害运动员的权利?尤其是以前孙杨在接受过几十次一摸一样的检测,所有的IDTM检查都是如此并不是针对孙杨的情况下,暴力抗检的合理性在哪?

第一,即便重新开庭,即便杨冰柔出席,你觉得她会为孙杨说话吗?大家别忘了,虽然杨冰柔的本职工作是上海罗盖特咨询公司的普通职员,但她可是为WADA负责药检的外包公司IDTM的兼职监检测员。也就是说,她可是原告方的证人,怎么会为了孙杨而出席,更何况他孙杨还投诉过她,指望她出席为了孙杨翻供吗

第二,再说说,这个林黄芬和建筑工,据说,他们都是林黄芬的同学,药检那天晚上,护士林黄芬和建筑工,与杨冰柔一起去给孙杨做检测,这个护士林黄芬是上海的一名护士,随身携带的《护理学专业技术资格证》都是过期的。孙杨事件500多天了,但她一直没有站出来发声,说明什么,说明她不想惹事,不想替任何人说话!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她也不会出席的!

而那个从来没有受过专业兴奋剂培训的建筑工人,据说尿检时还想与孙杨合影,太不儿戏了,他写了一份说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也算有良知的中国人!而且他也同意在公开听证会之前的视频会议上发言,很可惜没有人联系他?即便这个建筑工出席,其实我帮不了孙杨什么,那天晚上那个说明已经写的很清楚了!

最后,退一万步讲,孙杨上诉,重新开庭,想要挽回败局,最重要的就是证明自己没有拒检,是检测人员不合规在先,或者说出不让他们带走血样的充分理由!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如果真的起诉了主检官,就彻底身败名裂了!主检官是依据反兴奋剂组织的规定,是一种正常的履职行为!这次的仲裁,适用的是瑞士法律!那么,法院审理这个案子,该依据中国法律还是依据瑞士法律?原被告是中国国籍,在中国的法院审理案件,应该依据中国法律,这是主权问题,不能适用瑞士法律!但是,这个事件,都依据反兴奋剂组织的规定,最终的管辖是瑞士最高法院?如果孙杨的律师稍微理智点,是不会发起这个诉讼的。当然如果有证据证明主检官收了竞争对手的钱,倒是可以到公安局举报。

至于律师是不是有理智,我看了律师的声明,第一个反应,认为是假冒的。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写那个声明!这不是一个合格律师该干的事!

#孙杨案主检官# 不知道杨女士现在情况如何,但是希望她和另外两个辅检人员及其家人朋友们都能帮助他们坚强面对这次的打击。无论是刚开始的无理取闹,到后来的网络暴力。

这不是一般的人来无理取闹,这可是一位多次获得世界级冠军,是头戴光环受国家队特别保护的,是有一个在舆论界可以呼风唤雨妈妈的;是为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获得掌声的;是在各种领域可以轻易获得人们在平等社会中无法想象的特殊待遇的;是在半夜十二点都可以一个电话让国家队领导和政府干部亲自上阵的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杨女士显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即使想躲也躲不起,只好为了完成已经开始的工作像历来的作为底层平民百姓一样放下尊严,放下性格,放下名誉隐私,放下归心似箭的心,任他们危言耸听,威胁利诱多个小时后签下所有他们为了自保的协议。

其实就是一个从小以取得游泳第一为目的,家长,教练都在这个有游泳天赋的孩子身上做了单项选择。完全放弃了道德素质教育,以至于在取得世界冠军后就认为自己永远高于别人,即使不愿意辅检人员拍照,也完全可以通过互相尊重的方式了解情况,沟通。完全和尿,血样品扯不上关系。结果就是唯我独尊的个性搞大问题,再加上霸道家人和队领导一如既往的盲目支持,根本没有一个有理性的人来叫停这个闹剧。或是劝其应该相信一个有资证主检管的告知。所有这些都是可以小事化无的。相信这次严厉的教训教会了不只这些人。

即使现在很多网友都可以站在杨女士和另外两个当事人的立场上想象当时被恶意搞大的状况和至今还在网络上被肆意传播的私人信息;可何尝又不是再次对他们的伤害?很多人都希望他们能够站出来起诉这个恶意传播者,或是这个到处找她们领导干扰私人生活及法律程序的法盲,但这还是需要很多勇气的。社会每一次的进步,法律每一次的完善都有数不清的付出和斗争!我想作为他们,可能最想人们忘记这一切,那时他们才能回归原来的平静生活。

所以当网络上再无杨女士和其他两位辅检人员的消息的时候,就是他们最希望的生活状态。

二,如对分自愿的,那此文件应对方亲自书写说明,可此文件全篇都是巴医生从他的出发点书写,却要人鉴名。

三,不论当时发生什么,不论检查官是否自愿。只要检查官说是強迫的,没有法官会不相信,就连吃瓜的群众也会相信是强迫的,应顺序错了。此文件不应孙方书写,因是你不让别人带走血样的。要检查官真认为资质有问题不能完成此行任务,应有检查官书写说明,而孙方只要鉴名就行,现恰恰颠倒。说明是孙方写的,检查官只签了名,这跑到那儿,别人都会认定此文件是逼迫检查人员签名的。因为孙方无权去说明检查官的资质问题,不合规要检查官自已认定,自己承认并写原因。

四,所以在庭审中,孙方不敢拿出此文件做证据,因经不起一驳。如拿出来反而法官会更认定有逼迫行为。

说起这个事情,必须先回顾一下当时发生的经过。2018年9月4日晚,代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三名人员对孙杨进行尿检和血检。孙杨一开始配合进行了药检工作。但是随即因为尿检助理违规进行拍照、拍视频,孙杨对其身份发生怀疑,要求对方出示相应授权证书和相关的资质证书。

然而这三名工作人员只有一份授权证书,且无资质证书。根据事后的情况看,主检测官杨冰柔当时叫来的是自己的两个同学,血检官林黄芬是护士,尿检官武兵则只是一个建筑工人。林黄芬并没有随身携带《护士执业证》,至于武兵更不可能出示相应的证件了。

针对这种异常情况,孙杨的医生认为不能让对方带走血样。检测官承认了自己一方手续不全的问题,但是坚持带走血样,然后再补证件。孙杨的医生则认为要等重新安排有资质的人员来重新采集。

从经过看,孙杨并没有拒绝检测,只是要求对方是在合法的情况下进行检测。而主检测官杨冰柔此前就因为证件不全被孙杨投诉过,却被安排成主检测官,并且携带完全不具备资质的人员对孙杨进行药检,其行为的正当性和证言的可信度都值得怀疑。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体育仲裁法庭审理期间,又拒绝当事人之一的武兵出庭作证。在这种选择性取证的方式无疑也让人怀疑,到底体育仲裁法庭是希望得到事实的真相,还是要得到自己需要的结果。

首先要明确什么叫“弄虚作假”? 孙杨抗检事件中,三个人是“资质”弄虚作假吗?

1. 孙杨曾经晒过一张“建筑工人武兵”写的证词: 上面写到武兵从没接受过培训,只是“临时” 拉来帮忙的。

但是实际情况呢?显然不是,WADA已经出示过一份“尿检官”也就是那个“建筑工人”曾经在2018年1月接受过WADA的培训,而且有培训纪录档案在册。

那么孙杨手里这张所谓证据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威胁”对方写的。那么真正弄虚作假的到底是谁就不用说了吧?

2.孙杨还晒过一份“签字协议”,也就是有孙杨,巴震,三名检测官共同签署的“放弃检测的协议”。

然而在法庭上,孙杨妈妈承认自己曾经用报警来威胁对方,游泳队领队“陈浩”在法庭上也承认曾经在电话里威胁要“开除”检测官资质。

所以这份“签字协议”明显是在对方在孙杨一方威胁之下被迫签署的,那么真正弄虚作假的是谁,同样不用说了吧?

总之,如果孙杨妈妈以及游泳队领队在法庭上如果没有被问出来曾经威胁过对方,恐怕还不能说孙杨一方是弄虚作假,但是既然已经被问出来曾经威三名检测官,那么“弄虚作假”的罪名只合适孙杨一方戴上。三名检测官是无辜被迫的!

关于孙杨禁赛事件的质疑之声一直在继续,而直接导致本次结果的就是去年举行的公开的听证会,长达十个小时的听证会中,双方唇枪舌剑,激烈辩论,而最终的结果竟然是禁赛八年的严重后果,网友大呼不解,但是现场证人证言曝光之后,大家终于明白孙杨为何会输。

在听证会中,孙杨这方一共有五名证人出庭,分别是孙杨的母亲、游泳队副领队陈浩、队医巴震、法学博士裴洋、浙江反兴奋剂主任韩照岐。题主提问的是为什么裴洋和韩照岐能够出庭作证,那么我们来分析一下。

从两人的证词来看,裴洋作为法学博士,是以专家证人的身份出席的,他想以中国法律的层面证明飞检团队的非法性,特别是持上海地区护士证来杭州血检的护士的非法性,想用地域性法律差异来支持孙杨的理论;

而韩照岐的身份则是浙江省反兴奋剂主任,说白了和WADA是一个机构的,据证词来看,孙杨的队医为了阻止她们带走血样才打电话叫来了韩照岐,用WADA的理论来阻止她们带走样品,所以成为了当晚的直接参与着。理应作证!

惨不忍睹!说实话,孙杨所以最后输掉了官司,和这几个证人关系太大了,也是对方的律师理查德·杨的经验过于丰富,说话滴水不漏逼问层层递进,让孙杨的证人非常被动。就拿法学博士裴洋来说,他的回答根本不像是一个法学博士的水平。

理查德·杨的发问阶段,裴洋一直坚持,护士不具备工作资格,因为她没有随身携带护士证,而对方律师反问他是否知道WADA的规矩的时候他回答不知道,面对连环发文,裴洋回答了打脸的“不熟悉”“不知道”等词汇。给仲裁团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而事件的直接参与者韩照岐面对理查德·杨的发问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对方律师发问中暗含想让证人韩照歧承认:一、 孙杨已被采集了血样,而该血样依照标准应成为检查方的财产。二、 孙杨已签署检查单并知悉了拒绝检查的后果。 三、根据ISTI规则,只要主检查官具备资格证即可。韩照岐的回答还是一步步的落入了他的圈套。

而队医巴震的出席堪称整个听证会的败笔,他不仅因为工作失误被反兴奋剂组织处理过,属于有污点的证人,而且整个过程也显得非常紧张,眨眼的动作不断,正是这样的手足无措甚至直接承认了孙杨之前的检查中虽然有异议但是还是接受了检查并且最后签字。而本次则比较反常的事实!

如此看来,孙杨案件的审理结果还是意料之中的,能够让阿姆斯特朗终身禁赛的律师果然是老谋深算,他的发问技巧和目的性极其准确!听证会上证人们如此的表现怎么能够胜诉呢?继续上诉,孙杨何去何从?找谁辩护能够增加胜算呢?或许,当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掩盖的时候总归会露出破绽?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